·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人物  -> 正文人物

我的父亲陈勉良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18日 来源:苍南新闻网

  人物简介

  陈勉良(1913—1993),福鼎前岐镇龟岭村人。1933年6月参加革命,193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后,在龟岭半山和浙江平阳县岗头、温州窟一带活动,组织和发动群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共福鼎县委常委兼农会主席,中共福安地委委员,中共柘荣县委书记,福鼎县委书记、第一书记,副书记兼县长等职。

  陈彬彬/整理

  我的父亲——老红军陈勉良逝世时,有人写了这样一副挽联:浙南岁月栉风沐雨勇斗敌顽忠胆映口碑,闽山坎坷激浊扬清廉树正气丹心照青史。这是对父亲在浙闽边区奋斗一生的生动概括。

  闽浙边界星星之火

  我父亲陈勉良,福鼎前岐镇龟岭村人。小时入私塾,因家贫而辍学,在家放牛、耕作。1933年,福鼎地下党领导人黄淑琮派王勤聪、叶挺鹏到前岐龟岭一带开展革命活动。他们住在我父亲陈勉良家里,使他受到了革命教育,遂由王、叶两人介绍参加革命队伍。他先后在龟岭半山和临近的浙江平阳县(今苍南县)岗头、温州窟一带活动,秘密带动黄忠钊、曾碧俭等15名青年参加革命。是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黄淑琮派叶挺鹏、王勤聪到我的家乡开展工作,住在我家,我开始接受革命启蒙教育。渐渐地,我懂得了‘穷人穷,富人富,贫富不是天注定,全是不合理的旧制度造成’的道理。只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和土豪劣绅,穷人才能翻身得解放,过上好日子。我萌发了革命的思想,想参加革命。在我的请求下,叶挺鹏、王勤聪介绍我参加了革命工作,是年六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刚开始,我的任务是接待革命同志,帮助收集情报,了解敌情。不久,党组织见我工作勤快、踏实,肯吃苦,便布置我发展一批青年打土豪做“财政”,筹集活动经费。所谓“做财政”就是将当地反动的土豪劣绅抓来,要其家人用钱来赎,以解决活动经费问题。

  “1934年福鼎县区级干部扩大会议召开,根据工作要求,陈希简和我装扮成商人去浙江平阳观美、麻竹等展开工作。此后,我又在浙江平阳岗头村、温州窟、米粉坑、企岭溪、枫树坪、岭(龙)头埯等地开展活动,并扩大至三百丘、王桐岭、拱桥内等地。接受任务后,我首先在龟岭半山秘密发展黄忠钊、黄忠魏、黄忠队、张国爱、黄忠秀(1935年被国民党杀害,解放后评为烈士)。1934年7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林老八和我召集的赤卫队在陈辉读武装部队的配合下,深夜包围了埔坪街李广茂生布店。头家没抓到,只抓到一个管布店的掌柜——亚山,由陈辉读押送到南区南榜山森林里。数天后,李广茂生送来五佰元银元,赎回亚山。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打土豪,且首战告捷。”

  据父亲回忆,1934年春,他到周家山村参加上东区区委会议后,任区筹备“财政“小组长,同林老阙到平阳县南宋、矾山一带开辟新区。在陈辉读率领的地方游击队配合下,他同林老阙等人夜袭埔坪街,筹到一笔革命经费。是年8月,王宏文分配陈勉良、陈希简先后到平阳观美、麻竹和米粉坑、枫树坪等地,化装为商人开展活动。翌年春,到熊岭、梨尾树和平阳县上港村,先后3次参加打土豪、筹“财政”的战斗,经受了革命斗争的洗礼。

  1936年6月,我父亲陈勉良参加郑丹甫召开部署开辟新区的工作会议后,由鼎平县人民革命委员会主席李少山带到上东区后洋村一带开展“五抗”(抗捐、抗税、抗租、抗粮、抗债)斗争,并被任命为前矾区人民革命委员会副主席,负责前矾区秘密联络站。此后,他在岭头村枫树坪以经营豆腐作坊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

  生死考验不动摇

  “1937年正月初四,前矾区组织委员林桂程同志到枫树坪村联络站。上午九时左右,前岐镇国民党“剿共”头子魏伯乾带领一排的民团,来浙江枫树坪村围剿共产党。当时,我与林桂程正在研究工作,等发觉时,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林桂程身上带有区委组织人员名单等要件,如果他被捕,后果不堪设想。当机立断,立即把林桂程带到房屋边上的草房,让其躲入后门的阴沟,上面用几捆松树枝盖住掩饰。而后,我回到黄礼铸家,从容地从厅中走了出去,迎向敌人,把敌人的注意力全部引到自己身上。当我走到屋外的路中间时,就被魏伯乾(福鼎前岐反共头子)手下的人抓了起来。”

  当晚,魏伯乾亲自提审,父亲一口咬定自己是在路边做豆腐生意的老百姓。敌人用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烤香火等酷刑拷审,逼他供出党的组织。他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死也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

  父亲被关一个多月,敌人始终抓不到证据。经党组织多方营救,方获保释。

  父亲出狱后,在家治伤3个多月,他不顾伤势未愈,毅然离家继续参加地下革命活动。不久,我爷爷(陈勉良的父亲)被捕。敌人声言,只要把陈勉良找回来,便可出狱。但爷爷坚贞不屈,忍受敌人酷刑折磨。数月后获保外就医,但因伤势过重,回家没多久便去世。当时父亲隐蔽在家乡附近,获悉父病逝,却不能回家送终。之后敌人拆了父亲家的房子,家里的财物也被洗劫一空。这更加坚定了他革命到底的决心。同年7月他在岗头村重新入党。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陈勉良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他先后参加中共鼎平县委和浙南特委举办的党训班,学习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和建党理论。他继续坚持在闽浙边区和藻溪、温州窟、龙头庵、米粉坑、岗头村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并发展了林宏济、李若西、林书全、黄礼注等一批中共党员。

  1941年初,陈勉良参加浙南特委举办的军事训练班后,被分配到中共青景丽县委机关工作。同年7月,调到闽浙边区管理财经工作,积极筹措经费,并同国民党当局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在“隐蔽精干”时期,陈勉良同郑衍宗等人到南麂等岛屿做瓦解乌军工作。后转移到店下筼筜住在许阿杰家,靠晒盐度日,继续开展地下革命活动。同年冬,同郑衍宗、王烈评等人打入北关岛大刀会内部做宣传教育工作,化敌为友,收缴了50多支步枪和1挺机枪。

  1946年11月,陈勉良任中共泰平区委书记,在该区恢复和发展30多个党支部,并开展农民文化教育工作,将泰平区建成巩固的根据地。1948年,他组织部署反“清剿”斗争,使前来“清剿”的一个营军队处处扑空。翌年2月,陈勉良带领150名赤卫队员,配合浙南游击纵队,参加进攻泰顺县城的战斗。

  1949年4月,陈勉良任中共鼎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其间,领导矾山矿工开展反矾霸、反饥饿的斗争,并参加策划争取国民党前岐镇镇长李永耀的起义工作,获得成功。5月28日,陈勉良率鼎平游击队接收李永耀放下的武器,随即进驻前岐镇。接着,他带领中共鼎平县委机关人员到前岐,发动当地群众支前,做好迎接解放福鼎的工作。他筹集粮草,组织船只,配合浙南游击纵队第一支队第二大队追歼海上逃敌,支援巽城战斗。当年8月,陈勉良调任中共福鼎县委常委兼民运部部长,带领民运工作宣传队下乡宣传演出,发动群众开展反霸斗争。

  治病救人为革命

  在乡村长大的陈勉良,很早就接触过中草药,但是促使他下决心自学中草药是在参加革命后。一次,他中暑昏倒在路上,一位路过的老人采来青草药捣成汁喂他并救活了他,并教了他几种应急的青草药单方。在那之后,不管走到那里,他都很注意收集民间中草药单方,翻阅古典医书,日积月累,几年后,能熟练地掌握“望、闻、问、切”的中医诊术,通过‘看、摸、嗅、尝’了解了中草药的特性,以及综合判断治疗各种疾病的方法。行医治病既解除了病人的痛苦,也为他开展地下革命工作提供了许多便利。

  “1942年浙闽边委机关驻在泰平区九峰乡山后村。有一天,郑丹甫听说该村革命群众施建河的妻子患血崩流血不止,家里人束手无策。郑丹甫便要我去看看是否可诊治。我接受任务后,即刻去施建河家问诊,反复斟酌,并上山采药,以叶白红底柿糊根、红的过路蜈蚣、杜二娘(红根仔)等山草药配伍,煎服后,血崩止。我又针对病人流血过多体虚,开了膠艾四物汤剂,施建河的妻子服用了几剂,基本治愈。这是我第一次利用中草药知识,为他人治病,这增强了我对中草药的学习和研究的信心。该村群众知道我会看病,有病都要找我诊治。”

  他不仅替老区群众治病,也为自己的同志治病。1942年郑衍宗在边区,脚患关节炎不能行走,他上山采了祛风活血通络的草药,配老母鸡加红酒煎服,治好困扰他多年的关节炎。

  “1943年冬,我配合郑衍宗到鼎平县开展恢复工作,当时我名字已改为陈勉良,别名老赵,同志们都喊我阿赵同志。为了便于工作,我化名李清,以郎中身份为掩护,穿梭于矾山区周围。矾山镇名医陈述尧,长期以行医和开设药店为业,很受人敬重。1936年时与党组织联系密切,积极与共产党合作,为党做过许多工作。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因局势变化,党组织暂停与他的联系,对其后的政治倾向不甚了解。为了打探其政治倾向,我以李清为名,开药方,多次派人到他店里抓药。陈述尧有所觉察,主动邀请我会面,经过交谈,发现他仍然认同共产党的主张。为此,我们又重新发展他为统战对象,委以任务,借他家作为秘密联络站点,为过往同志提供掩护。”

  郎中的身份使陈勉良获得了群众的信任与厚爱,为他密切联系群众,做好群众工作提供了便利。从1942年起,他为老区群众治病,从未失手过,以至解放后,他到老区走访,群众仍会找他治病。

  竭智尽忠心系老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勉良历任福鼎县委常委、县农会主席、中共福安地委委员、中共柘荣县委书记、福鼎县委第一书记、书记、副书记兼县长等职。任职期间,竭智尽忠,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贡献。1981年11月,他调任福建省革命老根据地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

  陈勉良心系老区人民。在革命战争年代,他与老区人民体戚与共,出生入死。同时学会用青草药为老区群众治病,并以郎中为掩护进行革命活动,他同福鼎、苍南、泰顺老区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陈勉良关心老区建设。解放初期,深入福鼎老区调查,收集资料,建立老区档案。以后,他虽职务高了,却从不居功自傲,仍平易近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生活俭朴,为政清廉。他经常深入全省老区,帮助老区人民克服困难,支持老区建设。

  1993年3月16日,父亲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州逝世,终年80岁。我们遵照他弥留之际的遗嘱,于同年3月29日,将父亲部分骨灰撒在他曾战斗过的鼎平土地上。中共福鼎县委、苍南县委在矾山镇为陈勉良举行了吊唁仪式。

  陈彬彬,陈勉良同志的大女儿,福建省工商局退休干部。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