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天下苍南人  -> 正文天下苍南人

黄传会: 从改革中走来 让文化反哺家乡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8日 来源:苍南新闻网

  人物名片:

  黄传会,著名军旅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海军政治部创作室原主任。1949年9月出生于苍南县矾山镇一个叫枫树坪的小山村,1969年应征入伍,1972年被推荐到南开大学中文系学习,1975年毕业。历任海军某岸炮营战士、排长,海军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副主任、主任,文学创作一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的报告文学作品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中国新生代农民工》,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为改革见证——苍南那些人

  有人称黄传会是“最有良心的作家”,也有人说他是真正的“反贫困作家”。多年来,黄传会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从《希望工程纪实》到《中国山村教师》;从《龙旗——清末北洋海军纪实》《逆海——中华民国海军纪实》到《雄风——中国人民海军纪实》,从《中国婚姻调查》到《国家的儿子》等,这些作品曾多次在全国、全军获奖。早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黄传会曾为家乡写过两部报告文学:《中国一个县》和《首例农民告县长案始末》。

  “苍南是我的家乡,虽然1969年入伍当兵,远离家乡,但家乡的山山水水一直烙印在我的记忆中。”1989年,黄传会萌生了写写家乡的想法,他回到家乡,生活了一个多月,走遍了苍南乡镇,寻访那些“敢为人先”的乡亲们,听他们讲述创业创新故事,创作了报告文学《中国一个县》,记录了八九十年代家乡的发展与变化。

  黄传会回忆说,当时很多企业家的创业创新精神和吃苦精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例如苍南第一批企业家之一的叶文贵,在那个普遍以自行车为代步工具的年代,他在挖到“第一桶金”后,异想天开地要研发电动车,这在当时简直是天方夜谭。尽管最后以失败而告终,却在苍南人的创业史上留下悲壮的一笔。另一位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苏维峰,那时苍南团县委创新性提出,各乡镇的团委书记应聘竞争上岗,当年18岁的苏维峰血气方刚,在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年轻的龙港镇团委副书记。几年后不甘被体制所束缚的他选择了下海经商,历经多次的商海沉浮后,如今成为上市企业——杭州纵横通信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苍南乡亲给我的印象是能吃苦、敢创新、永不满足,所以在北京,只要有机会,我就会点赞我们苍南人的聪明才干和创新精神。”黄传会最喜欢给人家举两个例子:刚改革开放时,一位以弹棉花、加工棉胎为业的苍南老乡,某日看到报纸上披露全国将开始“严打”消息,他便开始大量收购棉被,送往省内各大监狱。监狱长感到奇怪:“老乡,你怎么知道我们正需要棉被?”他笑呵呵地说:“公安部门一开始‘严打’,肯定要抓一批罪犯,犯人一多,监狱肯定需要棉被。”还有一个做蜡烛生意的苍南老乡,听说西北干旱,他把附近几个县的蜡烛都收购起来,运到西北,结果供不应求。后来他向朋友透露了“机密”:西北干旱,水小电站肯定发不了电,当然需要大量的蜡烛。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苍南人民的创新精神不断得到升华。“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苍南一批又一批企业家勇敢地“走出去”,寻找到了自己的广阔天地和市场。

  为改革记录——苍南那些事

  改革开放以后,苍南人凭借“沧海纳百川,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创造了数个“第一”:“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章程”“第一条农民承包经营民航客运班机航线”“全省第一个浙台经贸合作区”……期间,还发生一件轰动全国的农民告县长事件。

  “县长当被告”在80年代的中国是惊人之举,引起了当时社会的广泛关注,时任苍南县县长在一审、二审中均出庭应诉的举动受到了充分的肯定,而包郑照等群众对政府行政机关提起诉讼,更被看做是公民权利和法律意识觉醒的体现。“农民跟县政府发生矛盾,不再是通过上访、静坐等方式,而是拿起了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这个事件对于改革开放以后全国的法治建设具有标志性的意义。”黄传会得知消息后,十分震动,立刻赶回家乡,深入采访,创作出了报告文学《首例农民告县长案始末》。

  改革开放40年,在黄传会眼中,苍南人的改革、创新精神一直在延续着、传承着、发展着。几年前,得知温福高铁正在立项、设计之中,县领导多次前往北京,向铁道部争取在苍南设站,那些日子,黄传会等在京的苍南同乡,自发聚到了一起,同心协力、出谋划策,力争让苍南群众享受到“交通红利”,助力苍南发展。苍南有幸成为全国第一个有高铁始发站的小县城。

  这些年,黄传会时常回到家乡走走看看,在他的印象中: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苍南的河是被污染的,苍南的山也并不美丽……但近年来,苍南县委县政府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通过青山绿化、五水共治、小流域治理等措施,让家乡的山更绿了、水更清了,家乡的新面貌,更平添了黄传会的“乡愁”。

  矾山是黄传会的出生地,在他看来,矾山600年的矿山史、矿工的创业史,是永远读不完的教科书。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矾山的历史,了解矾山申遗的历程和群众申遗的热情,他为矾山创作了《世界矾都名片》,其中写道:矾矿申报世界工业文化遗产的梦想,点燃了矾山人压抑已久的激情,乡亲们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

  去年以来,矾矿入选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的首批国家工业遗产,矾山国家矿山公园被授予国家矿山公园资格;获评浙江省2017年度“我心中最美风情小镇”;福德湾矿工村获得浙江旅游总评榜年度乡村旅游示范村并被评为3A景区。今年矾山镇又上榜第四批省非遗旅游景区“非遗主题小镇”。黄传会为之欣喜,写下了《矾都涅槃》,将矾山形象“传递”给世人。

  为改革助力——苍南那些文化

  最近见到黄传会,是他在北京故宫参加苍南籍艺术家杨学棒“瓷艺生辉”作品展,尽管当日他未穿军装,身上却依然透露出军人特有的刚毅和英气。这次杨学棒瓷版画进京,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和赞誉,黄传会也为家乡能走出这样的人才感到高兴和自豪。他回忆说,3年前苍南票友陈健明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开京剧个人演唱会,长安大戏院是一个戏曲的殿堂,一个普通的文化馆馆员能在这里开演唱会,非常了不得。对于杨学棒在故宫博物院举办瓷板画艺术展,黄传会在致辞中说:“这是杨学棒本人的荣光,也是苍南人、温州人的荣光。”

  得益于改革发展,这些年,黄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苍南文化正在“走出去”。“一个地方的长久发展,除了靠经济,还有就是靠文化。苍南要挖掘自己独特、多元的文化,并将它发展起来,弘扬开来,这些文化可为苍南的腾飞助力。”黄传会的话意味深长。

  而一直以来,黄传会也凭借自己的力量支持和助力苍南文化的发展。他曾为矾山镇的英烈朱程,写过一部传记《将才铁军——抗日名将朱程》。朱程1943年33岁时,牺牲在抗日前线。为了让这个家乡的英雄不被人们遗忘,黄传会又在《人民日报》发表了《请记住朱程》的文章,朱程牺牲地山东菏泽的领导找到黄传会,告诉他:“当年根据地的人民没有忘记朱程,朱程精神永存。”

  去年他创作了一篇微报告文学《我的名字叫苍南》,发表在《人民日报》,讴歌苍南人吃苦耐劳、敢为人先的精神,引发了苍南人民群众“狂欢式”的转载。“我是苍南人,苍南养育了我,我对家乡一往情深,而我没有其他能回报家乡的东西,只能用手中的笔多为家乡做点宣传。”除了用手中的笔为家乡鼓与呼外,去年黄传会还在矾山设立“黄传会书屋”,将自己的著作和收藏的书籍赠送给书屋。“黄传会书屋”这一新的文化地标,在福德湾散发着雅致的书香气息,吸引着一拨又一拨游客在此流连驻足,不仅为地方增添厚重的文化底蕴,也为在外苍南人“文化还乡”作出了示范。

  “一个人的故乡情怀是消逝不了的,无论是语言、饮食习惯或是其他,我的身上也一直带着苍南人的基因和苍南文化的特点。”对于苍南的风土人情,黄传会非常怀念,时而也会向人提及,“回苍南探亲,走进餐馆吃完早餐,准备付钱时才知已经有人悄悄为你付了钱离开,你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尽管一顿早餐不过几元钱,但让你感受到的是浓浓的乡情……”(记者 李静静)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