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天下苍南人  -> 正文天下苍南人

谁说寒门难出才子 ——访当代园林规划与高校管理专家陈敬佑教授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0日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陈敬佑是当代园林规划与高校管理专家。他于1973年毕业于浙江化工学院并留校任教、1994年任浙江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1998-2009年任浙江林学院党委书记,他曾领导学校快速发展并建设美丽的东湖校区而誉满教育界。2009-2013年任浙江省政协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他在高等教育界耕耘几十年,可谓桃李满天下。

  人物名片

  陈敬佑,1948年出生,中共党员、当代园林规划专家、硕士生导师、教授,原籍苍南钱库浃底园、现居浙江杭州。

  居无定所,家教深厚

  1948年9月,陈敬佑出生于今苍南县望里镇浃底园村。浃底园是他的世居地。他的父辈兄弟众多,但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因此他们数次搬家,住无定所,但父母却很开明,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在父母的正确理念引导下,其兄弟姊妹们都接受了教育。这一点陈敬佑一直感激父母,他说:“论当时家庭条件,我们家庭根本没有能力支撑一家六个孩子读书,可在父母坚定的理念支撑下,我们都如愿以偿如期接受教育。”他小时候在午睡时曾听到父亲与客人的一次交谈,父亲对客人说,“如果我的子女们念书有本事念下去的话,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心甘情愿。”父亲的话让陈敬佑终身难忘,激励他们更加勤奋学习。当时就是为了能让子女们读书,家里曾经养了两头母猪和长毛兔来维持家庭生活。

  陈敬佑父亲曾经走南闯北,先后在福州、厦门、宁波、台湾等地经商,是当时农村极少数出外经商群体之一。他认为,我们祖祖辈辈为什么贫穷,就是因为没有文化,没有知识。要使子孙后代不和我们一样受苦,就要让他们念书学文化,有知识。正是他的阅历成就了他的理念,健全了他的思想意识,所以,才能全力支持子女读书。

  陈敬佑父亲最为厌恶的就是当地赌博的不良习气。他常常严厉告诫子女们:赌博害己又害人,就是扑克也不许玩。在父母的严格要求和谆谆教导下,子女们从不参与赌博,这已成为家风。

  陈敬佑在老家接受了启蒙教育,他的启蒙老师是民国史学家陈功甫先生的儿媳余美萼。小时候的他路过牛车头余老师家门口时,被老师看见,叫进家坐了一下,看见老师家有好多书,令他十分震撼。

  迁居万全,求学生涯

  1959年上半年,陈家举家移民离老家40多公里的平阳万全。七月份学校放假时,他跟着堂兄(陈敬寿),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来到万全新家。由于那时营养不良,身高不到一米五的他,又挑着担子,从老家出发走到方岩下后渡江到鳌江,坐轮船到平阳坡南。因天气太热,到平阳通福门时,堂兄买了一根棒冰给他吃,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吃到棒冰。然后再步行到新家——万全倒树桥(当时临时居住倒树桥,半年后移居塘桥村)。一天之内,一个十一岁从未出过远门的小孩,挑着担子走了二十多公里的路,艰难程度可以想象。

  陈敬佑对于全家移民万全这一大事,他是这么说的:一是老家人多地少,社会矛盾非常突出,又刚刚经历“五统”时期。陈敬佑清晰记得,在1959年春节以后的半年之内,几乎没有吃过米饭,只能以地瓜丝、米糖和野菜充饥,生活的艰辛如今难以想象。而万全垟地广人稀,只要肯劳作,应该能保证全家人的生活;二是父辈四兄弟在老家一直没有房子,总有寄人篱下之感,而去万全那边可以解决住房问题;三是父母非常注重环境教育,当时因为经济原因,好多适龄孩子失学,我父母认为这样对幼小的我们有负面影响,他们为我们教育真有“孟母三迁”之意;四是老家经常发生宗族械斗的陋习,曾对我大家庭造成重大伤害,父母想远离这种环境,全家人能够安心过日子。显而易见,他的父辈决定移民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并非一时冲动。

  万全地处飞云江下游,属飞云江冲积平原,历来是温州的重要粮仓,著名的鱼米之乡。万全历来名人辈出,如宋外交家宋之才、晚清启蒙思想家宋恕等。但对于只有十一岁的陈敬佑来讲,这些好像并不重要,继续求学之路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陈敬佑在老家读完三年级,进入万全后林小学上四年级。他适应能力强,唯一无法改变的是方言。原来他在老家一直讲“福建话”,而万全一带是讲瓯语,当地称之“平阳话”,可他一句都不会讲。方言的不同,让陈敬佑与万全一带同龄人交往有诸多障碍,这正好使他能专心致志学业。一年后又转学至临区小学上五年级。1962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当时平阳县名校—平阳县第一中学。

  陈敬佑能考上这所中学,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学习非常刻苦,并且注重全面发展。他每次从学校回去,还常给父辈们讲述一些国家时事政治方面的信息,父辈们都很乐意听。陈敬佑在平中初中部三年间,品学兼优,曾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初中毕业考上省重点中学——瑞安中学,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愿望。

  瑞安中学是一所有历史的浙江省名校。陈敬佑1965年考入瑞安中学高中部就读,依当时瑞中的升学率,陈敬佑一只脚已踏进大学的门了。但因文革之故,所有学校停课,他只能返回农村,体验农村生活。在农村期间,他没有放弃学习,坚持看书、读报、听广播,自己订阅报纸,关心国家大事。

  1970年,是陈敬佑命运的转折点,他被推荐赴浙江化工学院化机专业学习。对于这戏剧般的变化,陈敬佑回忆说:“瑞中停课后,我回家务农还真认为自己这一生与读书无缘,没想到1970年下半年,传来高校招生的消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报了名,可因是瑞中学生,基础扎实而被招生的老师看中,最终录取在浙江化工学院化机专业学习。当年全省各地兴办不少氮肥厂,急需专业技术人才,能进了这个专业学习,陈敬佑可谓求之不得。

  文革期间,“读书无用论”、“知识分子是臭老九”在社会上十分盛行。在校期间,人家都在闹革命,他坚持学习,人家去贴大字报,他去教室看书。当年学校地处衢州乌溪江畔,一出校门便是农田。在校三年间,除了每天坚持一二个小时的体育锻炼之外,其余时间大多用于学习。他的学习态度和钻研精神深得老师们的赞赏。由于学习成绩优秀,毕业时便留校担任专业教师。

陈敬佑主导建设的浙江农林大学东湖校区

  奉献高校,问鼎学界

  在浙江化工学院任教期间,陈敬佑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这期间他一直埋头主攻自己的专业,也喜爱自己的专业,他一边上课,一边指导实验与实习,还参与科研工作。钻研自己的专业知识,申报了两项国家专利,发表十余篇专业文章。陈敬佑正在规划自己专业道路时,1985年初,组织上任命他为机械系党总支副书记,1990年担任系总支书记,想把他培养为双肩挑的中层干部。此时,他还没有放弃自己的专业。1994年始,他被提拔为浙江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从此开始走向高校领导岗位。

  1998年8月31日,他接受省委组织部任命,就任浙江林学院党委书记。这在他意料之外,但陈敬佑却说:“作为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是党的干部的基本素质。既然组织已经决定了,本人只能接受并干好组织交给的任务。”

  浙江林学院建在杭州西郊临安县城,1958年创办,也算是本省的一所全日制本科老校。由于行业原因,学校发展非常艰难,学校曾与浙江农大两合两分,几经波折。办了三十多年的本科院校,只有一百多亩地,一百多位教师,几个本科专业,不足千人的在校生规模。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学校办学相当困难,此时校党委给省里打报告,要求解散学校,建议现有专业撤并到其他高校。省里没有接受学校的请求,并要求学校做好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的合格评价。经过两年多的迎评准备,1997年虽然合格评价通过,但学校何去何从的问题还是没有根本解决,仍处在迷茫之中。此时,不少人调离学校,谋求自身的出路,人心涣散,学校处在解散的边缘。

  1998年8月,陈敬佑走马上任,受命于危难之中。他深感任务艰巨,责任重大。此时此刻,如何将人心尽快凝聚起来,是学校的当务之急。他团结校党政班子成员,带领全院师生员工,学习先进理念,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召开青山湖骨干会议,冲破两个“林、临”(即林业、临安)的思想束缚,抓住高等教育大发展以及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三农”和林业生态环境的大好机遇,趁势而上。他带领广大干部和教职员工,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大力阔斧地进行人事制度改革,扩大办学规模,建设新的校区,提升办学层次和水平。教育部教学工作水平评估获得优秀成绩,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奖项,国家工程中心实现了零的突破,浙江农林大学更名成功。

  现在校园占地面达2500多亩,校园建筑面积达60多万平米,全日制在校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达24000多人。他在位十一年间,学校各项办学指标均以10至20倍的速度增长。学校可谓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为下一步快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今,浙江农林大学已获得省属院校中首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博士授权单位获得批准,已跨入了省重点大学行列。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是浙林人六十年艰苦奋斗的结果,特别是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所打下的坚实基础。

  陈敬佑一直注重理论创新,他在学术上的成绩同样有目共睹。他执教以来共主持部、省、厅级科研课题五项,发表论文十余篇,专著四部。尤其是他的《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大学》,在学术界颇有影响,对高校生态建设具有指导作用。他在不同时期,发表讲话众多,是具有思想深度的高校领导人,是学者型的大学负责人。

  2009年从党委书记岗位退下以后,陈敬佑曾就任浙江省政协农村与农业工作委员会副主任。2013正式退休,但他继续关注学校的发展与自己学术的不断提升。他在人生不同时期所表现的,不正在有力地告诉世人“谁说寒门难出才子”。

  情系故乡,关注苍南

  陈敬佑虽在少小年纪就离开苍南,但他对苍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感,他说:“苍南是我世代居住的家,这是任何地方无法代替的。”接着他又说:“在外奋斗几十年,我一直以苍南人自居,现在不管是讲平阳话还是普通话,还是一口浓重的苍南闽南音,这就是永不磨灭的乡音。”

  2008年7月11日,时任浙江林学院党委书记的陈敬佑考察龙港,他认为龙港是苍南私营企业最多的一个镇,搞好龙港镇非公企业党建工作意义非同小可。他在考察仪邦集团时听取了“仪邦集团党建文化建设经验”的报告后,他对苍南非公企业党建表示充分肯定,并说:“做好非公企业党建工作,是党的政策在私营企业是否落实的关键。”随后兴致勃勃地参观了瓯南大桥,他如有所思的说“一座大桥,鳌江就不是天险了”。陈敬佑还回忆起几十年前举家迁居平阳万全路过这里的情景,那时的方岩下码头都靠木船送走南来北往的人们。

  2010年12月份,苍南县金乡镇有关负责人找到时任浙江政协农村与农业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陈敬佑,在他的带领下,浙江农林大学设计院专家组对金乡镇绿化及古城景观设计等进行全面负责规划设计。如今金乡古城已按浙江农林大学的环城河景观设计初见成效。陈敬佑感叹,“这么古老,几乎完美无缺的古城,现在好像很难再见当初的风貌,实在是我们苍南一大损失”,但他同时说:“现在除了抢救式挖掘与保护卫城文化外,还要利用金乡山水之独特优势,保护环境,创建一个人文与自然并重的生态古城,是当务之急。”

  陈敬佑出生于苍南农村,每当看到农村利用好山好水大力发展农家乐或养殖业,甚至工业,却没有任何排污设施时,心情总是很沉重。他告诉笔者:“苍南的山水是无话可说的,但破坏也让我很忧心;作为一直关注生态建设的我,寄希望于苍南地方政府,要通过科技等手段,改变现有面貌,关键是要改变发展方式,树立生态意识”。(陈先满)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