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天下苍南人  -> 正文天下苍南人

嫂子:今生如何报答你 ——访“最美苍南人”吴玲花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3日 来源:苍南新闻网

  “这样好的嫂子真的天下难找,没有她一直以来的尽心照料,我早已不在人世,两个孩子也没有今天,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8月28日下午,老天风云突变,顷刻间大雨倾盆,陈世囊淡然而真诚的话语间饱含着血浓于水的亲情大爱和暖心的感想。

  兄弟情深,20年前,父母早亡的灵溪镇灵江社区王宅村年轻壮小伙陈世囊一直住在大哥家,“母不在,大嫂为母”,沿袭世俗,深明礼仪的大嫂吴玲花一直为小叔子的就业、成家以及生活起居关心入微、关爱有加。那时候吴玲花一家人在县城创办一家塑编厂,生意十分红火,日子过得非常宽裕和幸福,对小叔子的关照更是天经地义,情理之中。

  但命运偏爱捉弄人,意外与明天真的不知哪个先到。2000年2月,在吴玲花的催促下,以为身患小病的陈世囊赶到医院检查后确诊为患上股骨头坏死、关节结核系统性红斑狼疮。正当全家人竭尽全力支持他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抗争的关键时候,祸不单行,2003年2月的一天早晨,传来噩耗,陈世囊的妻子在灵溪被残疾车撞击身亡,两个年幼的孩子从此失去了人间最伟大的母爱。

  谁来照顾这风雨飘摇的一家人,谁来延续点亮亲人这盏将要油尽灯枯的生命之灯,这便成为陈家的头等大事和当天家庭紧急会议的重大主题。

  陈世囊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三个姐姐各种组建了家庭,不方便天天伺候卧病在床的弟弟。“我来!”二话没说,42岁的吴玲花揽下了重担,从此开始承担起照顾两家人的责任。为了一句短短的承诺,为了一份沉沉的真爱,为了尽快给小叔子治好病,吴玲花和丈夫带着未满周岁的孙子四处寻医问药,跑遍了福州、上海、杭州、广州等地。为凑集医疗费,吴玲花义无反顾将灵溪两间房子卖掉;为了节省护理费,留出更多钱给小叔子治病,吴玲花更是坚持亲自为小叔子护理。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她就跑到小叔子床边,跪下来把骨头坏死处流出的脓水,先用汤匙一勺一勺地清理,接着又拿着药水一遍又一遍的清理干净。一开始,吴玲花一看到股脓就想呕吐,为照顾小叔子情绪,她总是强忍住。特别是每天擦洗又脏又臭的排泄物时,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事,洗了就干净了。

  吴玲花考虑到维持家庭生计同时又能照顾到小叔子,她和丈夫合计下开了一家小卖部,将小叔子卧床安排在小卖部后面。白天边看店边照顾陈世囊,小叔子一有动静,她就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去照料他。小叔子不能平躺,只能趴着睡,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她总会时不时去帮忙翻身,以免趴太久出现不适。小叔子的病需要专业护理,这些年来吴玲花更是通过请教医生和护士,学会了清创、上药、打针、心里辅导等,每天亲自为小叔子护理,节省了许多费用。

  周边的邻居看到陈世囊都有些害怕,因为他生病之后,全身特别是脸上有许多红斑,眼睛也是红红的,而这些吴玲花早已习惯了,每天帮小叔子打理屋子,清洗身子,这一切的一切让陈世囊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也给了他活下去的强大勇气。对待两个侄儿,吴玲花更是用心,视如己出,在衣食住行上倍加关照,尽力不让他们在生活中有任何委屈。“两个侄子打小就听话懂事,只是他们父亲长期卧病在床,就怕到了成家的年龄还不好讨亲。”提到两个侄子的时候,吴玲花的担忧尽情表露。随后她笑逐颜开地告诉记者,今年两个孩子都找到了意中人,很幸福很美满。更让她高兴的是,小叔子的双脚于2013年都装上了假肢,可以下地走动,现在在她的帮助下,还开起了残疾车,有空时帮村民运载些货物,每天也有十几块收入,对生活有了新希望和新奔头。

  当记者问她,长年累月如一日,是用怎样的坚持毅力照顾小叔子时,她朴实地说;“自己的亲人,自己不照顾谁照顾?”这些年来因为要给小叔子看病,吴玲花多方拼凑医疗费,先是卖掉了房子,后来向亲戚朋友四外求借,直到如今她家欠下了20万元的债务。“就是再贫穷和困苦,只要两家人平安健康,我的一切付出也就值了。”她平淡地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吴玲花在采访将结束时告诉记者,20年前企业办得风生水起时,被老公的一位朋友设下陷阱,从银行骗走100多万元,马拉松式的官司最终导致“企财两空”。屋漏偏逢连夜雨,更大的厄运降临是十几年前倾力投资矿山的五百万又是彻底打了水漂。血本无归,贫困如洗的吴玲花毅然从县城重新退守破败的老家,靠着五亩水田耕作,老公平日打点粗工。而吴玲花在全天候悉心服侍小叔子三年后,这些年一直在县城做洗碗工,每天坚持5点起床,给小叔子和全家人烧好早点后,6点赶到开始干活,一直到晚上5点半下班回家。命运无常,从风光无限的“老板娘”到风雨无阻的洗碗工,想起这起起落落,坎坷不平的人生路,念及小叔子悲惨遭遇和服侍的艰苦日子,吴玲花告诉记者,因为无数个黑夜中的长时间以泪洗面,落下了眼疾。“我现在最怕骑电动车上班路上遇上风,风一吹眼里泪水就禁不住地不停地流。”她边说边不经意间揉了揉眼皮。(记者 方耀星 通讯员 舒怡)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