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8881655 ·通讯QQ群:214665498 ·投稿邮箱:cnxwzx@126.com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苍南新闻网  ->  文艺副刊  ->  游记  -> 正文游记

时光深处的碇埠头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来源:苍南新闻网

  黄建洲

  空闲时捧起散文随笔集《寻找闽南部落》,每回总是翻到“碇埠头老街”,忍不住又联想到《苍南微报》公众号上推荐的碇埠头老街三代传承的纯手工“王记豆腐坊”,便心心念念了半年之久。在一个日光倾泄的午后,我们驱车去碇埠头吃豆腐。

  “鱼鳞砌就不呼渡,雁齿排来不问津”这是古人刻在碇埠头村头石碑上的诗句。踏碇涉溪,水流潺潺,不知会不会遇到一位如水一般的女子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忍不住驻足回头凝望,时空穿越。此刻,我在碇埠上看风景,我也成了风景。

  村头那株老榉树郁郁葱葱,虬枝新叶怒冲云霄,这百年的风水宝树能给村寨带来好运,村民们视为神树,常常烧香供奉。我亦不能免俗,怀揣对自然之物的敬畏之心,鞠躬膜拜,祈求安泰!

  临溪拾级而上便是碇埠头老街,老街悠闲,有历史感,街道用鹅卵石铺砌,天然去雕饰。百余间木质结构的古民居,不事漆髹拙朴笃实,尽管风雨飘零,日月轮换,依然如故,不动声色。

  “王记豆腐坊”是碇埠头老街浓墨重彩的一笔,店主叫王大进,手艺传自他太爷,如今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豆腐干、豆腐脑、豆腐皮、豆花和豆浆等等,凡经此处的游人,无不停下脚步,吃上一碗,还能顺便和店主一家聊聊家常。俺吃得兴起,索性拜师学艺,下厨试水,无奈天生笨拙无力,光是那沉重的石磨,便令俺落荒而逃。

  晚饭安排在独具风味的“矴步人家”,比风味更具风情的是女掌柜“霞妹”。“霞妹”性格爽朗,像碇埠的溪水样秀色可餐。她出来作陪,使大家酒兴大起,频频举杯。一桌的好菜好酒好人,色香味形神俱全,堪称完美!

  上来一道溪鱼,当地土著老朱神神叨叨的说能分辨桌上各种溪鱼:哪些是从桥墩溪捞的、哪些是碗窑溪里抓的,甚至连碇埠头上下游的鱼都分得清!嘘,这方圆几里的溪鱼长的不都一样吗?就算有差别,你还能都认识?为了美味的溪鱼,我表面装得一惊一乍无比崇拜的样子,心里始终认为他在吹牛!

  离开碇埠头时夜色朦胧,热情好客的“霞妹”和“豆腐王”一路相送,站在雾霭笼罩下的街口,犹如置身时光深处的梦境。远处的山,近处的水,身边的人和事,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因这天正好是寒食节,藏匿着的心思,从锁在层层雾霭中冲了出来,不由遥想起苏轼的诗句: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Copyright2005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